是在自己的生命遭受威胁的时候,他选择了沉默。

2018-06-18 15:45

 
    “你们没有选择,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,我已经给你机会了,居然你们不珍惜,那么全部都去死,我不介意毁掉一个柳下家族。”叶天晨嘲讽不已,虽然柳下道夫和柳下俊的声音很笑,但是怎么能够瞒得过他的耳朵。
 
    柳下道夫陷入了深深的沉默,一阵挣扎,脸色变幻不定。
 
    叶天晨走到柳下雪菲面前,是那么的肆无忌惮。
 
    “不错,够资格成为我的女仆。”叶天晨邪魅的看着柳下雪菲,勾勒出一个完美的弧度,那一刻,柳下雪菲神色一颤,一瞬间,眼前这个邪魅似恶魔一般的男人,给她一种奇特的感觉,是什么,她不明白。
 
    叶天晨轻轻的捏着柳下雪菲的下班,啧啧出声,十足的纨绔作风。
 
    “很漂亮,也很干净。”叶天晨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,却让柳下父子感觉到了深深的侮辱,那种赤果果的残忍,让他们脸色沉了下来,几乎有些狰狞。
 
    “好一个东瀛女,柳下道父,你的女儿可以救你的命。”叶天晨突然在柳下雪菲愕然和惊慌之中,一下子把她抱在了怀里。
 
    柳下道夫眼中交织着痛苦和仇恨,但是最多的还是畏惧
 
    。叶天晨没有任何表情变化,轻轻放开柳下雪菲。
 
    叶天晨嘴角的阴险笑意让他知道接下来的事情一定不会轻松。
 
    叶天晨心中暗赞一声,看来她不是那种只能放在男人卧室的花瓶,此时她先天的柔弱加坚强的气质更加显得与众不同,优弱的外表下竟然蕴含着冰冷的高傲。
 
    “你父亲和哥哥应该死,这一切,只在你一念之间。”叶天晨淡淡的说道,说不出的颓废,凌乱的长发将他的骨子里的放浪形骸绝妙阐释。
 
    俊雅的外衣为本质为魔鬼的他平添一份神秘色彩,加偶尔流露出的迷离布满伤邪魅的眼神,简直就是女人的杀手。
 
    “不管你提出什么要求,我都会答应你,只要我做得到!”此时的柳下雪菲竟然有一种圣洁的气质,优雅不失高贵,像女神般不可侵犯。
 
    这让叶天晨想起一个女人,一个同样有着圣洁外衣的女人,眼中瞬间的悲哀让人震撼,整个人以前的那种锋利尖锐的王者气质也在瞬间消失,但是只有几秒钟的事情,很快他嘴角的笑意更加冰冷,眼神更添加了不屑的意味。
 
    那抹最深沉的悲哀没有逃过那个女人的眼眸,她发现自己竟然也有心痛的感觉。
 
    “很简单,做我叶天晨的女人,身体,灵魂,全部归我!”叶天晨淡淡道,“如果你不是处女,他就得死!要怪就怪他命不好。
 
    叶天晨说完看着那个天生柔媚却有着执著坚强的美女面前,凝视着那张绝美的容颜。
 
    她同样注视着叶天晨的黑色眸子,似乎是想发掘他内心的真正想法,但是最后她还是放弃了,叶天晨的眼神太锋利太尖锐,让她惊慌不已。
 
    她就就没有动作,美眸中有悲哀,有愤怒,还有不解的同情。
 
    叶天晨的微笑越来越灿烂,嘴角悬挂的笑意愈加暧昧。
 
    被叶天晨看的的毛骨悚然几乎要崩溃的柳下俊,一见苗头不对,马带着一副哭腔乞求。
 
    就连柳下道夫都都是痛苦的闭了眼睛,他没有那么伟大,他同样不想死。
 
    纵然他怎么疼爱这个女儿,但是在自己的生命遭受威胁的时候,他选择了沉默。
 
    柳下雪菲身体一颤,默不作声,眼泪悄悄滑落。
 
    叶天晨猛的抬头,望着那张楚楚动人的娇媚脸孔,这次是真的笑了,从骨子里笑了。
 
    他只碰处女,只有处女才有让自己喜欢的资格,但是一个男人占有一个女人是不需要太多的喜欢的,有些女人就算不是处女,仍然有占有的必要,当然是那种不需要付出感情的占有,而此时眼前的她就是那种即使不是处女也应该占有的女人。
 
    而且,这还是一个几乎不弱于林浣溪的尤物。
 
    柳下雪菲抬头望着邪美如恶魔的叶天晨,神色复杂,有怨恨,害怕,慌乱。。。。
 
    “我答应你做你的女人,你不能在伤害父亲哥哥,还有柳下家族。”
 
    “这就得看你是不是处女了!”叶天晨眼中的深邃和狡黠令人不可捉摸,邪气凛然。
 
    柳下雪菲仿佛受到莫大的侮辱,狠狠一巴掌打向叶天晨脸,晶莹的泪水夺眶而出。
 
    叶天晨愣了愣,捉住她的手,笑了笑,笑容里充满了古怪的神色,看了看柳下雪菲,玩味不已。
 
    “很好,很有性格,你们可以走了。”叶天晨挥挥手,说不出的暧昧。
 
    “你,你不要乱来?”柳下道夫不甘心的看着叶天晨,心里愤怒,但是却毫无办法。
 
    叶天晨一把把柳下雪菲拉进怀里,天生丽质、又保养得好,看起来就像十六岁的少女般娇嫩,更又多了几分成熟女人特有的魅力。鹅蛋脸、乌黑的秀发微微烫卷,蓬松的披在肩膀,浑身都充满了性感的诱惑。
 
    “你脑子秀逗了,不要乱来,现在她已经属于我,我想干什么,难道还要你来教我不成。”叶天晨霸道的话语,让三人浑身一颤。
 
分享至:
  猜您喜欢的文章